站出来,说我也是

中国高校反学术性骚扰,

从集体沉默到星火燎原

文 |  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观察员 刘雪妍



“真正的曙光!”

 

1月14日晚上,看到“教育部决定撤销陈小武‘长江学者’称号”的消息,黄雪琴激动地截图发了朋友圈,并附上这五个字的评论。

 

她特意划出这条新闻的最后一句——“教育部将会同有关部门认真研究建立健全高校预防性骚扰的长效机制”。身为罗茜茜的代理人,黄雪琴一下子觉得,过去半个月里为此付出的一切努力“都值了”。

 

教育部关于高校教师性骚扰学生的表态。(网页截图)


1月1日,一封来自大洋彼岸的举报信打破新年的宁静——旅美华裔女学者罗茜茜公开实名举报其博士生副导师、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长江学者陈小武,称12年前对方曾对自己实施性骚扰行为。

 

犹如平地炸出一声惊雷,次日,西安外国语大学校友率先发出公开信,建议母校以此为鉴,建立反性骚扰防治机制;1月4日,罗茜茜与其他北航学子也发出了同样内容的联名信。

 

倡议高校建立反性骚扰防治机制的呼声,开始在国内的许多大学校园涌动——这恐怕是罗茜茜和黄雪琴也始料未及的。截至1月12日,包括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山大学、浙江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厦门大学等六十余所高校的数千名学生纷纷公开呼吁母校关注性骚扰,建立反性骚扰机制。当天,还有网友在知乎上爆料,称自己被对外经贸大学薛姓副教授猥亵性侵,爆料女生坦承是受了罗茜茜事件的影响。

 

一场针对“学术性骚扰”的中国版“MeToo”自救行动似乎露出了苗头。


 

“窗口”打开了

 

1月8日,发出《武汉大学,是时候站出来了!》的推文后,张累累成为了“万人致信母校反性骚扰”行动的一员。

 

张是一位女性公益组织的热心人士。在此之前,她曾进行过一场不太成功的“运动”——为了呼吁反性骚扰,张累累化身“人肉广告牌”,背着“诱惑非借口,停止咸猪手”的标语走在大街小巷,但那次活动在半个月之内就被叫停了。

 

这一次,在写给校长的信中,她一改往日张扬,严谨地引用了武汉大学校友韦婷婷撰写、广州性别教育中心2017年4月发布的《中国大学生在校和毕业生遭遇性骚扰状况调查》,其中显示75%的女生曾遭遇过性骚扰;全国妇联2014年进行的一项针对15所高校大学生的调查也表明,经历过不同形式性骚扰的女大学生高达57%;2014年至2018年内曝出的13起高校教师性骚扰事件,1/3查无后续……

 

广州性别教育中心发布的《中国大学生在校和毕业生遭遇性骚扰状况调查》。(网络图)


与此相对应的是,广州性别教育中心和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于2016年发布的《高校性骚扰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在国内多个城市收集的6592份调查问卷显示,超过一半遭遇高校性骚扰者选择了沉默和忍耐,真正向校方或者警方报告或报案的人不到4%;在选择不报告校方或者警察的原因中,“报告了也没有用”占至近六成。

 

上述《报告》发布者曾向全国113所211高校寄送了关于高校性骚扰情况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结果显示,仅有13所高校回复,表示开展了防治性骚扰的教育,没有一所高校有专门处理性骚扰的部门或流程。

 

而就在张累累发文的同一天,大连外国语大学校长刘宏在收到本校学生发出的公开倡议后表示支持,并公布了一位教师的联系电话,称如果学生遭遇性骚扰,还可以直接写信给她。

 

尽管这样的回应与学生们提出的“明确预防性骚扰的教师行为准则”、“明确遇到性骚扰应如何举报、申诉、调查、问责和惩戒的规范程序”的诉求还存在差距,但随着罗茜茜事件曝光后,越来越多的性侵和性骚扰受害者从高校站出来。张累累觉得,她所期待的“窗口”打开了。

 

张累累举着广告牌拍照,上面写着“诱惑非借口,停止咸猪手”。(网络图)


“我们要有自己的标签”

 

就在陈小武被摘去“长江学者”称号的前几天,大洋彼岸一场盛大的授勋仪式——金球奖拉开了序幕。

 

这届金球奖上,群星们进行了一场自发性、集体性的群体行为艺术——为抗议好莱坞性侵丑闻,她们统一身着黑色礼服。

 

这股反性骚扰的强风暴,是“MeToo”行动的延续。

 

去年10月,《纽约时报》刊登了关于哈维·韦恩斯坦的性骚扰新闻,引起轰动。美国女演员艾丽莎·米兰诺10月中旬在推特上发起了#MeToo话题,鼓励曾被性骚扰或性侵的人勇敢讲出自己的故事。

 

短短一周内,使用#MeToo标签的用户数突破百万;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MeToo如同一场无法预测的闪电风暴,席卷全球80多个国家,累积近2000万的贴文。

 

很多有社会影响力的女性接力公开披露自己遭遇的性骚扰,美国的各行各业都出现了“打破沉默者”,他们撕开了诸如奥斯卡影帝凯文·史派西等名人的假面。随后,好莱坞超过 300名重量级的女演员、编剧、导演、制片人以及娱乐界的高管又联合发起了“Time's Up”运动。

 

“脱口秀女王”奥普拉在金球奖颁奖典礼上重复了三次“Time's Up(时候到了)”,声援反性骚扰运动。(网络图)


然而彼时国内的社交网络上却平静如水。正在英属哥伦比亚大学攻读社会学的七七记得,当时新浪微博上#Time's Up的话题底下,算上她自己,只有三个人使用了这个标签,“还都是海外留学生”。

 

有人佩服好莱坞明星的勇气,但亦断言这件事绝不可能在中国发生。七七看了,心里堵得慌,她决心做出改变。此时正值罗茜茜事件曝光,新闻推送中一张写着“Me Too”的图片,让七七找到了契机,她决定以#metoo在中国#发起话题。

 

虽然借了国外运动的名头,但七七强调这并不是美版活动的复制,她希望#metoo在中国#可以成为一把雨伞,将任何形式的性暴力、家庭暴力、性骚扰和性别歧视都包含进去,用正面的舆论力量感染、凝聚更多的人,让大家意识到这些问题,再去实在地解决这些问题,“发声不是宣泄,而是为了推进”。

 

她的初衷是希望这些声音“可以像浪花一样触及到一些人”,“在你的身上哪怕只溅了一滴水,你感受到了,这就很好。”

 

短短几天之内,这个话题在微博上迅速升温。截至发稿,话题阅读量已经超过400万,引发相关讨论4171条。七七不得不时刻盯着手机,各种社交软件的消息提醒音密集地响起。而在此之前,她自称因为内向且社交恐惧,并“不太会用微博,很少回复微信,也没有用过Twitter和Facebook”。

 

事实上,自从发起#metoo在中国#的话题后,七七几乎就“忘记了时间”。

 

温哥华连日阴雨,她房间里的白炽灯通宵亮着。“教育部撤销陈小武‘长江学者’称号”的消息传出时,当地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

 

“积累了太多情绪,北航这个事,让大家都有种强烈的期盼,一定要有一个结果,一定要让高校正视性骚扰这个问题,真的去处理这个问题。因为那不是一个导师那么简单,那是权力对女性的不敬。”七七说,原本她还在网络上呼吁大家向教育部发出联名信,没想到信还没寄出,第一项诉求就已经达成了。

 

目前,已经有公益组织开始介入反性侵教育倡导活动。(网络图)


“沉默是有代价的”

 

参与过话题讨论的人都知道,这个结果来得多么不容易。

 

七七的话题下,小虾曾以“沉默是有代价的,发声不能停止”为关键词讲述了自己的经历——中学时,曾有老师对她进行了强行摸手、勾肩等身体接触,而且这一行为就发生在有其他老师在场的办公室里。

 

迫于对方的权威,尽管她当时十分慌张害怕,却也不敢反抗,更不敢告诉家人,只能假装镇定。“沉默是有代价的。”事后小虾向《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记者回忆,这段经历让她产生了心理阴影,看到类似消息,那些记忆就会扑面而来。

 

2017年从清华大学社科学院毕业后,小虾到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深造。她发现,国外的研究生在入学前必须参加一个关于性骚扰的课程,时长1-4小时,既有视频和文字内容,还有简单的考题。从什么是性侵、什么是性骚扰到遇到不公应该找什么机构什么组织,学校的角落里都会有各种告示。

 

而在国内,性骚扰事件之所以在校园和职场屡见不鲜,一方面由于骚扰者认为自己的行为不会造成什么后果,不用承担责任;另一方面则是受害者不敢发声,形成了恶性循环,“有时迫于权威,碍于周围目光,大家都摆出一副息事宁人的态度。”

 

南华大学公开信的发起人台风回忆,在学校时,她曾听同学说过,“某个老师靠我特别近,比较不舒服”,“酒桌上有人一直敬我酒,让我不舒服”,大家似乎只会用到诸如“不舒服”、“不太好”这样的词,并没有提到性骚扰,“这是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性骚扰,遇到性骚扰该怎么办,所以学校更有必要去告诉大家。”

 

然而即便是引发公共讨论的罗茜茜事件,校方启动调查之后也迟迟没有做出结论,直至1月11日深夜,北航才宣布,撤销该校教师陈小武的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职务和教师职务,并取消其研究生导师和教师资格。

 

北航对陈小武的处理结果。(网络图)


一位知情者说:“对性骚扰来说,她们(注:指投诉的女生们)已经提供了很完整的证据链,但对方(注:指北航校方)却以性侵案的标准,要求提供更多证据。

 

独立媒体人吕频在FT中文网撰文指出,当性骚扰举报走入这样的困境,可以看到的是,和学生与骚扰者之间的权力不对等相比,学生与学校的之间的权力不对等,是最终导致此类性骚扰问题无法被解决的原因。

 

“个体的发声程度总是有限的,被封杀在所难免,”声音温柔性格内向的七七说,“但以卵击石也要发声,只要有行动就会有希望。”


 

“这不是结束”

 

校园性骚扰刚开始进入人们视线时,很多媒体以“不正当关系”来形容,七七对此愤愤不平,“环球时报、澎湃新闻、澎湃视频、腾讯视频它们的报道都在避讳,提到性骚扰的时候,都把重点放在老师夺走了学生的‘初吻’上,就是不说性骚扰,这很奇怪,为什么不说?”

 

事实上,不只是媒体在回避,学校似乎也在避免将校园性骚扰一事“搬上台面”。

 

早在2016年8月,北京师范大学学生康宸玮发布轰动全国的校园性骚扰调查报告《沉默的铁狮》,学校官方在两天后发出绝不姑息的声明,但如今五百多天过去了,校方仍然没有做出任何通报,被举报的教授依然出现在各种学术场合。

 

康宸玮发布的《沉默的铁狮》报告揭露北师大校园性骚扰问题。(网络图)


1月8日,在得到了439名武大校友的支持后,张累累的推文被删除;同日,北大联名信被删除……“性骚扰”很快成了“敏感词”。身在法国的北京语言大学公开信发起人刘舒怡发现,微信后台留言中,好几个同学在谈及“性骚扰”一词时直接用拼音首字母“xsr”代替。刘舒怡认为,这说明他们潜意识里或许仍然觉得谈性是羞耻的。

 

她一度希望母校能针对联名信中提到的问题给出明确的答复,却只等到了北京语言大学师德建设机制中的寥寥数语。而第一批发出呼吁的中山大学校友,则只等来了一封邮箱自动回复——这已经算是不错的结果,有人开心地把截图发了出来。

 

“没有积极回应的学校,一个是讳疾忌医,对此事有耻感,不能承认本校会发生这个事;另一个就是学校并不想接受公众的监督,不想让学校的名字在网上被挂出来,所以学校无法从积极的建设性的角度来理解学生的活动,就会做硬性的切割。”吕频向《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记者解释。

 

北京师范大学-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UIC)学生Youth是联署者中的幸运儿。1月8日凌晨,她发出《在UIC,怎样才能有勇气说#Metoo》一文向母校“喊话”,天亮就收到了老师发来的“UIC递交性骚扰举报流程”链接,其中既有适用范围和处理流程,也涉及到保密性、对举报人的保护以及诬告的后果。学校还承诺,将逐步通过温和的方式将该制度正式介绍给同学们。

 

公开信发出去的当天下午,教了Youth一年专业课的美国老师特地给她发了一条微信:“I'm so proud of you(我很为你骄傲)。”

 

1月9日,法国100多名娱乐、出版和学术界的法国女性在《世界报》上发表公开信,对#MeToo进行公开控诉,认为在社交媒体上描述的被性侵犯的经历是一场矫枉过正的猎巫运动,造成了一种极权氛围,此事引发了各方的口诛笔伐。

 

法国女性在《世界报》上刊登公开信,反对“MeToo”运动。(网络图)


在吕频眼里,这些人“想太多了”,“所有人都有说‘是’和‘不’的权利,我们这个社会应该尊重所有人,要在不同性别之间创造一种平等的氛围。被消声、被删除、被威胁、被恐吓,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下同学们还敢做这个事情,有满腔的热情,参与度也非常高,了不起。”

 

吕频坦言,校园性骚扰的脱敏,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让更多的人发声。“如果这次从学生而起的metoo可以为解决男女平等自由地交往合作、共同进步的问题提供一些思路,那就更好了。”

 

1月14日,教育部做出回应后,台风依然坚持原计划,在1月15日将公开信寄出,继续督促“有关部门”认真研究高校与防性骚扰的长效机制,她说,“这不是结束”。

 

刘舒怡也觉得,这是一个“好的开端”,她用“我们一起先高兴五分钟”来表明自己的态度,接着提笔给学校写了第三封信。在这份信的末尾,她引用了鲁迅先生的话: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之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不必等候炬火。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倘若有了炬火,出了太阳,我们自然心悦诚服地消失,不但毫无不平,而且还要随喜。”


(应采访对象要求,张累累、台风、小虾、Youth、七七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杨溪


EL邀请您一起来看
滚烫的深度新闻
丰富的精品杂志
下载微刊APP即获 5 奖励金
1年内购买微刊内容享 9 优惠
领取奖励